掛了電話之後,我心想珠珠和東官之間的事情,應該沒有我的戲份了,所以繼續安心喝我的咖啡。

20分鐘之後,電話又響了,還是珠珠打來的,她用很輕柔的聲音說著:「我已經把這件事情向主管報告了,可是我現在好後悔,我就說東官一直傳簡訊給我,說你都只喝酒不翻譯,大家都叫你不要喝但你還是一直喝,喝到去廁所吐了三次。當然我也有說你的解釋...我現在真的好後悔,我不應該去講的,我現在真的好後悔,你不要因為這樣不跟我做朋友了喔~」

辦公室的同事封珠珠是捅人界的師太,果真是讓我見識到了,這樣一邊說「對不起」一邊捅,那我該不該有禮貌的說一聲「沒關係」呢?

hooleil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