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公司到菲律賓簽約,簽約當天晚上舉行慶功宴,敝公司的擋酒娘子軍團全部出動,是的,是「娘子」軍團,因為很多小雞雞都還沒長出來,所以都是女生頂著;號稱「軍團」,也不過就是四個女生,溫蒂、咚咚、溫妮和我,其中又只有溫蒂和我是負責喝的,以咚咚和溫妮的酒量,基本上所能分配到的工作,也僅止於負責在我和溫蒂喝掛之後,把我們送回飯店。

慶功宴一共請了三桌,敝老闆帶著我和溫蒂跑遍三桌,三個人頂三桌、紅酒加白酒,喝了多少都不記得了,最後我只記得咚咚問了我一句「你還能喝多少?」我舉起手上的白酒說:「我只能再喝這半杯了!」話一說完,菲律賓律師就搖到我面前,跟我乾了那半杯…

接下來,當我再睜開眼的時候,就是隔天清晨!

媽啊!我坐起身來,確定自己已經回到飯店裡,又看到睡在隔壁床的咚咚~可憐的咚咚,昨天是怎麼把我扛回來的?我想起來了!我好像吐了,而且就吐在床單上,趕緊回頭看看床單,一片潔白,根本沒有吐過的痕跡,是我在作夢嗎?看看時鐘才早上六點,我好想知道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我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著,乾脆起來洗澡,等我踏出浴室的時候,咚咚已經醒了!

「咚咚,昨天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
「你不記得啦?」
「完全不記得...」

咚咚一邊起床著裝一邊填補我那片空白的記憶,根據她的說法,昨晚發生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:

我乾下那半杯白酒之後,咚咚看我是真的不行了,所以就把我拉到角落坐下來,沒想到同一時間,溫蒂也醉到「追酒」,就是自己倒了滿滿一杯酒,然後對著空氣說「乾杯」,就仰頭乾掉一整杯,嚇得連敝老闆都去搶杯子,要溫蒂不要繼續喝下去。溫蒂的杯子被搶下來之後,咚咚回頭一看我,又看到我趴在桌子邊狂吐,而且是張口就像瀑布一樣噴下來,直接落到餐廳的地板上…一聽到咚咚這樣說,我立刻抓起床邊的鞋子來看,果然…鞋子的內側星光點點,人生真是凡吐過必留下痕跡。

我認命地起床擦皮鞋,一邊擦一邊想,其實自己還算是幸運的,喝醉了還有人善後。以前曾經和一位日本人同住當室友,即便是在台灣的日本人,也很喜歡下班之後去喝二杯,她常常喝得醉醺醺的回家。有一天她又喝醉了,深夜才回到家裡,她稍微梳洗過後,竟然提了一桶水要出門,說是要去「把吐在路邊的東西沖乾淨」,也算是個有為有守的酒鬼。比起那一桶水,我擦擦皮鞋又算得了什麼呢?

「對啊,妳不用提水,因為飯店的人都幫妳清乾淨了。」
「妳是說清床單嗎?」
「不是,是清大門口的地毯。」

瞎密???飯店大門口的地毯!!!快幫我找個洞,我想鑽進去!

「還不錯啦,至少沒有吐在車上,妳一跨出車門就站在大門口吐了,在場的人都在大叫『House keeping! House keeping! 』,馬上就有人來換地毯了。」當時也不過是晚上十點多,飯店門口應該還有不少人,唉~媽,我對不起妳,祖宗的臉都被我丟光了。

咚咚說,因為我和溫蒂都掛了,所以敝老闆把他的轎車讓給我們,自己跑去跟大夥兒搭遊覽車,一起回到飯店。在飯店門口吐完之後,我就坐輪椅進房間…又坐輪椅!這是我第二次喝到坐輪椅啦!(←按這裡看第一次)這次有沒有用外套蓋住我的頭啊?「沒關係啦!沒人看到你的臉,因為你的頭已經快垂到肚子上了!」我快哭了!

懊悔想哭也沒有用了,現在天都亮了,還是有一整天的會議和行程要完成。我和咚咚整裝完畢、步出房門,再搭電梯到飯店大堂,咚咚在電梯裡說:「飯店的人應該都已經認得妳了。」赫!「不會,他們都已經換班了,晚班的人都下班了,妳不要嚇我。」幸好,當我們來到大堂,一切就像是飯店的大堂,飯店服務人員一派幽雅的各司其職,客人們三三兩兩在各個角落閒聊,完全沒有人注意到昨晚的那二個醉妞又出現了…另一個醉妞溫蒂,此時已經攤坐在大堂沙發上,我走過去問「還好嗎?」「很不好…」可憐啊!

溫蒂除了在餐廳裡追酒、被人扛進房間之外,一切表現都還算正常。溫蒂的個子有點高大,而照顧他的溫妮又很嬌小,溫妮起先是任由溫蒂醉倒在床上,直到準備幫溫蒂換睡衣的時候,溫蒂突然大吐特吐,而且快到來不及翻身,整個人面朝上躺著,就直接像是火山口一樣,由下往上的爆發出來!溫妮不得已只好找正在隔壁房照顧我的咚咚過去幫忙,又找來飯店的House Keeping,換掉整張床墊...

我真的很慶幸飯店的工作人員已經換班,如果看到同一批人,我恐怕會有衝動想要跪下來道歉。「妳不用跪了,妳昨天有一直講『對不起』、『Sorry』、『謝謝』、『Thank you』,中英文都有,每個人都聽到了。」媽,咚咚證明在完全不清醒的情況下,我還是很有禮貌,算是有顧到我們家的門風吧!

儘管有些宿醉,不過該完成的工作可是一點都沒耽誤,完全依照預定時間完成,並且在下午四點半又回到飯店,下車之後,飯店門口的Bellboy都笑得很燦爛,每個人都對我露出白白的二排牙齒,就在我踏進玻璃門的那一剎那,其中有個人對我說:「Ma'am, how are you NOW?」天啊!一聽到那個NOW,我就想到了yesterday,這位該不會是晚班的同仁吧?「I am the one helping you...」他的雙手比著推輪椅的動作...看了他的動作之後,我尷尬地笑了起來,再轉轉頭看看四邊,每個人都對我笑得這麼開心,莫非全部都是晚班同仁?

「I am sorry to trouble you.」
「Not at all! It happens all the time.」他顯然有感受到我的尷尬,企圖要安慰我,可恨我並沒有被安慰到的感覺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oleilei 的頭像
hooleilei

命中缺木的森林

hooleil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.....
  • 酒國女英豪...真猛!!
  • 酒國人生夢一場啊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8:42 回覆

  • tomochianlin
  • 哈哈哈
    這真的是海吐了
    想當年去日本也被同學整過
    狂飲之後的吐,真是令人難過
    不過醉了之後,還記得跟大家道歉、謝謝
    可見禮貌這檔事,已經內化到你的心理了
    森森的媽媽,森森給你爭面子到國外啦
  • 這回有機會一起吃飯還真開心啊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8:46 回覆

  • 安琪
  • 我又看到輪椅了,這是我第二次笑到噴淚,第一次笑到噴淚是你上次坐輪椅的時候....所以就忍不住上來留言了.哈哈.宿醉不好受吧...
  • 喔~我的輪椅~打動了你的心~
    宿醉還好,是宿醉還要工作才會想死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8:47 回覆

  • 喬伊絲
  • 看完這篇,即使老闆坐在我面前,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~哇哈哈哈哈
  • 哈哈 希望沒有害妳惹麻煩啊~還是ㄐ一ㄡ老闆一起看啊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8:49 回覆

  • ck450
  • 好個很多小雞雞沒長出來
    才能讓你們酒醉狂歡的演出
  • 和老友喝酒才有狂歡
    和老闆一起,有的只是酒醉和頭痛啊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8:50 回覆

  • yuyu
  • 你第一次坐輪椅還幫著推過一小段,沒想到這麼快你又...練一下怎麼擋酒,總不能每次都坐輪椅吧,不過回想到那一幕的畫面真的是忍不住又笑出來啦
  • 上次的輪椅還是妳妹去ㄙㄚ出來的,這次是洲際酒店自己推出來的輪椅,菲律賓果然是愛喝酒的國家啊,對酒鬼非常友善。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9:15 回覆

  • helen
  • 中秋快樂。來個不醉不歸如何?
  • 我最懷念和你一起喝酒的日子,簡單又沒負擔~現在看到酒會怕啦~唉

    hooleilei 於 2008/09/24 19:1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