掛了電話之後,我心想珠珠和東官之間的事情,應該沒有我的戲份了,所以繼續安心喝我的咖啡。

20分鐘之後,電話又響了,還是珠珠打來的,她用很輕柔的聲音說著:「我已經把這件事情向主管報告了,可是我現在好後悔,我就說東官一直傳簡訊給我,說你都只喝酒不翻譯,大家都叫你不要喝但你還是一直喝,喝到去廁所吐了三次。當然我也有說你的解釋...我現在真的好後悔,我不應該去講的,我現在真的好後悔,你不要因為這樣不跟我做朋友了喔~」

辦公室的同事封珠珠是捅人界的師太,果真是讓我見識到了,這樣一邊說「對不起」一邊捅,那我該不該有禮貌的說一聲「沒關係」呢?

我的反應根本無關家教,就是身體裡面的愚蠢基因發作的很嚴重,竟然已經到了氣到吐血的時候,還是一邊吐一邊說:「別這樣說啊~這件事情本來就應該說出來的,不能姑息色狼...」他媽的!掛了電話之後,我真怨恨自己為什麼不當下質問她「為什麼要這樣搞我?」

還好我們平常上班是在做口碑的,主管跟我相處一年下來,他說:「打死也不相信Ania會去搶酒喝!」平常老闆出去應酬,我都是裝傻坐在邊邊,直到老闆手指伸過來說「Ania,你跟XXX喝一杯!」我才會去碰酒杯,而且是叫一次、喝一杯。幸好平時用心做口碑,讓我逃過一場劫數,現在我也不想去和珠珠計較這件事情了,總之我現在看清楚她的為人就好,以後和她合作要更小心就是。

至於東官那個傢伙,從這種小地方就可以看出來是個不成材的東西,和老闆講起生意漫天開價,老闆送他上飛機之後就沒再提起過這個人,自然我這輩子應該也不會有機會再見到他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oleilei 的頭像
hooleilei

命中缺木的森林

hooleil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where
  • 這一桶傷得不輕哦~
    療傷了一個月才上來...
  • 其實不光是這一捅傷得不輕~而是一個月來天天被捅~捅到沒時間上來...

    hooleilei 於 2009/03/07 11:10 回覆

  • 阿一
  • 出國比賽

    出國比賽總是會比較艱苦一點拼過去金牌就會是你的了
    加油
  • Amanda
  • 難為你了... 我太久沒上來看看你.. 沒想到這種鳥事發生在你身上... 幹!那女的將來也不是會成什麼好料.. 大概就是小情婦階級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