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場飯局也真不是蓋的,還等不到主人結帳,我就已經在餐廳吐了二次,老媽說「喝酒,不吐傷肝、吐了傷胃」,我倒不是寧可傷胃不肯傷肝,主要是怕酒後失態,所以乾脆先到廁所裡把酒精全部挖出來,力保「優雅地離開餐廳」這最後一條底線。

 

在酒席間,我看到東官一直不停的傳簡訊,儘管我好奇他在中國能跟誰傳得這麼勤快,不過一方面不好探人隱私,另一方面是我正忙著遵照長官的指示輪番向人敬酒,也沒有那個能力去管東官了。

 

酒宴結束、大家都穿上外套走出餐廳包廂,老牛扶著我的手臂,讓我還可以「優雅地」維持到車子旁,一上車就整個人癱了,老牛還客氣的讓我坐在後座,他自己跑到副駕駛做去了。

 

從餐廳到下榻的飯店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,身為一個翻譯,就要有做翻譯的骨氣,才不能讓幾杯小小的酒精打倒,就算已經醉得睜不開眼,但是還是要維持耳朵和嘴巴的運作,一路上該翻的都沒漏掉,一直撐到滾上飯店房間的彈簧床,連澡都沒洗就讓自己醉死下去。

 

隔天的行程其實非常輕鬆,因為老牛要招待東官打高爾夫球,幾個陪同的球友都能說簡單的英文,其餘靠身體語言嘛ㄟ通,所以我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閒,自己一個人跑到高爾夫球場的附設咖啡廳去看雜誌。

 

悠閒的一個早上,就被珠珠的一通電話給毀了。。。

 

珠珠打電話來講了一打串:「昨天東官一直傳簡訊給我,說你一直喝酒,根本沒辦法幫他翻譯,他都聽不懂大家在講什麼,非常無聊;他還說每個人都在勸你不要喝了,可是你還是一直搶著要喝,喝到去廁所吐了三次。」

 

他媽的,我知道很多男人的嘴巴比女人還碎,卻沒想到這已經是個中外皆然的道理!其實我可以理解東官為什麼會這麼說,因為他一心想泡珠珠、希望珠珠來當他的翻譯,自然要向珠珠撒撒嬌,抱怨一下自己有多委屈,才有藉口繼續催促珠珠來陪他。

 

東官要怎麼跟珠珠打情罵俏是他的事情,但是把我講成這樣,傳出去能聽嗎?

 

以往三不五時聽到一些關於我的奇怪謠言,我一向都懶得澄清,但是這件事關名譽,我可以被人說到多爛都沒關係,但是絕對不能接受被說成「不敬業」,所以破例花了五分鐘向珠珠解釋:「沒翻譯是因為大家都是在敬酒,不用翻譯也看得懂,難不成要我一直說『He is toasting to her and then she is toasting to him, and then they are now toasting to me..Bottums up!』?最後在回到飯店的路上,我確定自己翻得一字不漏。而且我這次來是幫忙擋子彈,大家都是叫我喝,沒人叫我不要喝,還有我是吐了二次、不是三次!」

 

珠珠聽我解釋完了之後,就開始跟我抱怨東官對她的癡纏,東官一直鼓吹她去香港會合,但是珠珠說她光是接電話都接到煩,實在不想再看到他。珠珠很想向主管報告,但是又怕主管覺得她小題大作。

 

我對豬哥一向不手軟,當然是鼓勵珠珠向主管投訴。之前另一位同事咚咚也遇到相同的情況:咚咚盡心盡力招待客人,卻被客人曲解為曖昧的情愫,從此電郵、短訊攻勢不斷,根本沒在忌諱自己的已婚身份。咚咚一開始也想息事寧人,同樣也是怕主管認為自己小題大作。還好最後咚咚還是決定向主管報告,主管也貼心地盡量叉開雙方的行程,幫咚咚解決一個難題。

 

受到這個前例的支持,珠珠接受我的建議,說「掛電話之後就立刻去報告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oleilei 的頭像
hooleilei

命中缺木的森林

hooleil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桓
  • 噢噢~~看到這裡己經覺得..妳掉入陷井~~糟糕..
  • ck450
  • 東官肖想桶珠珠
    蕾蕾是受害者
    受到三方的迫害??
    東官、珠珠及主管